铅山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731|回复: 12

[创作] 断魂一别

[复制链接]
飞动的太阳 发表于 2012-8-16 00:5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飞动的太阳 于 2012-8-16 00:59 编辑

断魂一别
(初稿)
曾健雄 刘军 姜建国 王斌 集体创作
曾健雄 刘军执笔

南宋庆元二年,铅山县城南,女城山下。

城内梆声已经敲响二更,天空飘荡着蒙蒙细雨,一道闪电划过,山脚下站立着一男一女,互相对视,不发一声。分明是伫立在此良久了。

雨水飘洒在女子的头发和脸庞上,女子长得很秀气,约莫二十四五岁的样子。长长的睫毛下,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女子面前三步远,伫立着一位高大壮健的男子,目光炯炯有神,穿着一身长袍。年纪在五十开外。

“阿卿,我找你好苦。枕畔起寻双金凤,半日才知是梦。”男子声音有几分凄凉。

“幼安,你还是早回吧,我已是出家之人,就此一别,以后我们不会再相见了。”阿卿脸无表情。

“为什么这样?阿卿?我爱你。”那个叫幼安的男子目光逼人,好似火在燃烧。

“我已看破红尘。”阿卿回避他的目光,淡淡回答。

“不!你带发出家,分明是另有原因。”

“幼安,今后把我忘了,请多多保重自己。”阿卿的语调中带有几分温柔和怜惜,接着,又转为冰冷的语气:“我们缘分已断,就此别过。”

说完,转身,头也不回,消失在夜色之中。

又一道闪电划过,阿卿已不见踪影,幼安仍然站立在雨中,紧握双拳,朝天舞动:“为什么?阿卿,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没有任何回答,大地死一样的寂静。

当夜,幼安彻夜无眠,在瓢泉山庄,久久凝视窗外:“窗外雨,敲碎离愁,女城山,断魂一别,庄园里,风摇翠竹。人去后,吹箫声断,倚楼人独。”


一、期思渡奇缘

幼安,姓辛名弃疾,号稼轩,山东历城人。自从大宋京城被金人攻占后,立志恢复中原、报国雪耻。三年前,绍熙五年,辛弃疾被罢官回到铅山,住在瓢泉,动工建新居,经营瓢泉庄园。

一天,在期思渡,辛弃疾乘船过河,掌船的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

辛弃疾眼前一亮,只见这位女子年纪约在二十二岁左右,头戴竹编斗笠,一双大眼睛在长长的睫毛下,流动着美妙动人的波光。身上着了一套紧身的红衫,勾画出美丽的曲线,散发出一股灵气。

船上只有他们两人。

辛弃疾打量了眼前,发现这是一只精致的小船,船檐雕凤,船中有一个竹篷,里面摆了一张小方桌。赞道:“这船真漂亮。”

女子咯咯一笑:“这是我的游船呢,刚从桐木江下来。”

“我还以为你是摆渡的呢。”辛弃疾解嘲道。

“请问先生去哪里?”女子道。

“我去瓢泉山庄,在下游五里路的地方。”

“那我用船送你去吧。”女子热情道。

“那谢谢了,请问姑娘如何称呼?”辛弃疾问。

“我叫黎飞卿,小名阿卿。”女子道。说完转身进竹篷,捧出一杯热茶来:“先生请用茶。”

“好茶。”辛弃疾喝了一口,只觉香郁味醇,赞道:“这是什么茶?”

“这是我自己种的、焙的红茶,没有名字。”阿卿答道。

“姑娘好手艺,这茶胜过龙凤茶,余香齿颊犹存。”

“人生如茶。”阿卿突然感叹道。

“哦?”辛弃疾抬起头来,望着阿卿:“姑娘好像有感而发?”

“人生恰似茶中味,苦涩香甘品自明。”阿卿解释说。

“是呀,确实是这样。”辛弃疾仿佛找到了知音:“风雨无情岁月长,清茶胜酒暗沉香。半生闲品一盅醉,苦乐甘甜壶底藏。”

一路谈来,转眼就到了瓢泉山庄。上岸时,辛弃疾热情邀请道:“姑娘请到寒庄坐坐,如何?”

“好呀,”阿卿爽快答应。“我今天正好闲来无事,放船出来玩玩的。”

来到瓢泉山庄前,阿卿只见山庄依山而建,亭台水榭,气派非凡,旁临瓢泉池,一个圆如臼,一个形如瓢。有浅沟相通,泉水不断,潺潺流淌。正门上书“瓢泉山庄,辛弃疾题”几个大字,笔画遒劲有力。两边是一副对联,上联是:“纵览池前山水绿”,下联是:“高吟宇内天地清”。

阿卿显得非常吃惊,问道:“您就是那位抗金报国的安抚使辛大人?”

“姑娘过奖,不过我现在和你一样,是一介草民了。”辛弃疾苦笑说。

“这对联真气派,真豪放,只有英雄才写得出。”阿卿赞道,接着问:“你丢官了?”

“不说了,被弹劾了。”辛弃疾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阿卿也不再问了。两人一前一后,进入瓢泉山庄。立刻有佣人和丫鬟迎上前来,叫声“老爷好。”然后用惊诧的目光打量阿卿。

“这是我的客人阿卿。”辛弃疾介绍说。

“姑娘好。”众人齐道。

两人在山庄漫步,聊得很投入,慢慢地并肩到一起了。阿卿观看这瓢泉山庄,真是大开眼界,共有六个建筑群,占地约有160余亩,非常壮丽,沿南北中轴线依次建有集山楼、带湖书斋、聚贤堂、清茗轩、雪楼、闺楼、练武场、婆娑堂、西花园、植杖亭、信步亭、涤砚渚、南溪、篆罔、望河亭等。建筑风格独特,雕刻砌凿,工艺细腻精湛,明柱花窗,文采斐然,美妙绝伦。布局讲究、雕刻精美。书院曲径通幽,西花园风景别致,紫芸阡御碑林立。假山水池,走廊小亭,小桥流水,美不胜收。

一路边走边看,阿卿兴奋地像个小学生似的,东看看,西问问。不知不觉来到了聚贤楼,一进大门,立即看到大堂上挂有辛弃疾一副亲笔书写的《青玉案·元夕》: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阿卿细细品嚼词中的意境,赞道:“好词!不愧为大词人。”突然问道:“灯火阑珊处那人是谁呀?”

辛弃疾答道:“那是我的一个梦。也许……”

“也许什么?”

“也许今后能找到吧。”辛弃疾话中有话。

来到了练武场,阿卿看到了场上摆了一些刀剑,兴奋地问道:“听说辛大人文武双全?”

辛弃疾笑笑,说:“喜欢摆弄罢了。姑娘有雅兴的话,我练几招,以博一笑,怎么样?”

“好!”阿卿高兴地拍着小手。

于是,辛弃疾拿起旁边的一把青铜剑,舞了起来。只见剑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风,又如游龙穿梭,行走四身,时而轻盈如燕,点剑而起,时而骤如闪电,落叶纷崩。真是一道银光场中起,万里已吞金贼血。

“好剑法。”阿卿看得兴奋之处,叫了起来:“华山剑术。”

辛弃疾收了剑,惊诧道:“姑娘懂剑术?”

“略知皮毛而已。”阿卿答毕,只觉得手心痒痒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地试探说:“要不,我陪大人练几招?”

辛弃疾大喜:“多谢姑娘。”

于是,递给阿卿一把玉女剑。

只见阿卿红色的身影如同雏燕般的轻盈,玉手出剑,手腕轻轻旋转,剑也如同闪电般快速闪动,剑光闪闪,却与阿卿那抹红色的身影相融合。剑光在空中画成一弧,迎击辛弃疾的青铜剑,在空中迸出剑光。

“姑娘好剑法!”辛弃疾赞道。

于是,辛弃疾挺剑直出,剑势如虹,嗤嗤之声大作,环绕在青色的剑光中。

斗了几十回合,辛弃疾卖一个破绽,等阿卿一剑刺来,露出了空档,说时迟,那时快,辛弃疾的剑锋一个转向,如游蛇般地直指阿卿的前胸。

“呀!”阿卿惊叫起来,身子摇了摇。

辛弃疾慌了,赶紧扔了剑,赶过来抱住阿卿:“卿卿你怎么了?”不知不觉改变了对阿卿的称呼。

“你欺负人!”阿卿看了看前胸,急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辛弃疾顺势看去,才发现原来他的剑锋划破了阿卿的胸前衣服,露出了半边洁白的乳房。

辛弃疾只觉得血脉贲张,一把将阿卿紧紧抱在怀里。说,“卿卿我爱你。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阿卿满脸通红,扔了剑,紧闭双眼,温柔地倒在辛弃疾怀里。

就这样,他们抱了很久很久……

太阳露出了半边笑脸,晚霞满天。辛弃疾直觉得这是有瓢泉山庄以来最美好的一天。


二、山庄风云

第二天清晨,朝霞刚刚升起,一对人影便出现在西花园。只见辛弃疾心情愉快地信步在曲径小路,阿卿紧紧依偎在他身边。

辛弃疾说:“你是不是发现我这庄园规模非常庞大?”

“是呀,从来没见过这么壮丽的庄园。”

“就为此,谏官黄艾在皇上面前弹劾我残酷贪饕,说我建庄园的钱都是贪污来的,因此而被罢了官。”辛弃疾显得很激动。

“那你这些钱是哪来的呀?”阿卿问。

“其实,建山庄的这些钱都是各地抗金义士捐助的。看起来这里是休闲山庄,其实是抗金秘密基地。皇上沉醉在半壁江山里,贪图歌舞升平,我们只有自己组织起来,望早日光复中原。我们已经建立了一支飞虎军。抗金首领每个月都要来聚会一次。”辛弃疾说。

“那你为什么不向皇上解释呀?”阿卿不解。

“有用吗?那些弹劾我的大臣还不加我一个罪名,横征暴敛,私建军队。”辛弃疾答道。

沉吟半饷,辛弃疾试探说:“你不要回去,留下来好吗?”

“不,我要回去,否则茶园没人管的。”阿卿摇摇头。

“你把车盘的茶园处理了,搬来山庄,我在瓢泉山庄旁边扩建一片地开辟茶园,你来负责,怎么样?”辛弃疾问。

“我为什么一定要在你这里负责茶园?”阿卿仰起头,带有一点野性望着辛弃疾。

“这样,我们就永不分开了。”辛弃疾说。

“去,净想好事。”阿卿脸红了,娇嗔说。

“你来负责茶园和焙制武夷红茶,并且,在茶园旁边建一座规模庞大的茶楼。广邀天下贤达义士前来品茶。发展我们的抗金事业。”

“这品茶和抗金有什么联系呀?”阿卿有点不解。

“让铅山武夷红茶走红全国,以此为纽带,聚集天下抗金义士,发展壮大抗金基地。”辛弃疾道。

“呵呵,这好玩,有创意。我就勉为其难试试吧。”阿卿象小孩子似的雀跃。

辛弃疾和阿卿很快开始实施他们的计划。

半年以后,瓢泉山庄旁边新辟了一百亩茶园,茶园前面建起了一座华丽的茶楼,辛弃疾亲自题字:“云飞茶楼”,个中含义,自然是代表了黎飞卿的名字。

茶楼开业后,铅山的武夷红茶迅速走红天下,全国的抗金义士、爱国将领和文人名流纷纷聚集瓢泉山庄。

茶楼的主厅是品茶论道大厅,实际上是宣传抗金思想的场所。

二楼是贵宾厅,实际上是商量抗金大计的场所。

三楼是文化休闲厅,实际上是文人墨客吟诗作词的地方。

一时间,瓢泉山庄进入鼎盛时期。

(以下省略600字,辛弃疾与阿卿进入甜蜜的爱情时期)

一天,辛弃疾问:“卿卿,你哪里学得一手好茶艺?是不是家传的啊?”

“我父母早亡,自己胡乱研制的。”阿卿象是有点搪塞。

辛弃疾也没有再问。随后告诉阿卿,他要去福建一趟,会见陈亮。

然而,去福建却空跑一趟,会见陈亮未果。

辛弃疾回来,却发现阿卿已不在山庄。

“阿卿去哪了?”辛弃疾急急地问管家。

“她三天前说要外出走走,就一直没回来。”管家说。

“为什么不报告我?”辛弃疾厉声道。

“我以为大人您知道的。”管家吓得战战兢兢。

“赶快去给我找回来,你们这些蠢材!阿卿有什么闪失,看我如何收拾你们!”辛弃疾愤怒地说。

“是!”管家连连应答。

于是,立即安排山庄的人马,到附近的鹅湖书院、黄岗山、车盘、石塘、紫溪寻找阿卿。

辛弃疾急得团团转,也亲自出外寻找。

十天过去了,阿卿还是无踪无影。

辛弃疾天天茶饭不思,以酒浇愁。

思念万千,挥笔写下了《西江月·题阿卿影像》:

“人道偏宜歌舞,天教只入丹青,喧天画鼓要她听,把着花枝不应。

何处娇魂瘦影,向来软语柔情,有时醉里唤卿卿,却被旁人笑问。”

一个月后,终于有了阿卿的消息了。她托人传信到山庄,称自己已经出家,三天后的晚上,在女城山与辛弃疾见一面。

想不到,这一次见面,竟然是本文开头的断魂一别!

忘不了阿卿的娇魂瘦影,忘不了阿卿的软语柔情,辛弃疾怎么也不解,阿卿为什么要离开他。

辛弃疾坚信,总有一天,阿卿会回到他身旁。

每天清晨,辛弃疾都要到山庄大路前向远方眺望。希望能看到阿卿沐着朝阳微笑向他走来。

但是,辛弃疾一次次失望。

一晃三年过去。

辛弃疾再次来到女城山,那断魂一别的地方,叹道:“九畹芳菲兰佩好,空谷无人,自怨蛾眉巧。宝瑟泠泠千古调,朱丝弦断知音少。冉冉年华吾自老,水满汀洲,何处寻芳草?唤起湘累歌未了,石龙舞罢松风晓。”

吟毕,辛弃疾对着深谷大声疾呼。“阿卿,你在哪里?”


三、喋血情仇

女城山断魂一别十一年后,南宋开禧三年的秋天,辛弃疾终于盼来了阿卿的消息。

“阿卿的信。”管家递上一封厚厚的信函,“这是阿卿托人转来的,刚送到山庄。”

辛弃疾精神为之一振,喜出望外,连忙从床上坐起来:“快给我。”

打开信封一看,辛弃疾震惊万分,这竟是一封血书!

辛弃疾急忙看下去:

“幼安,当你看到这血书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女城山一别,我就知道活不过今天。”

“我的身世和经历,注定我们之间的爱情将以悲剧结束。从我们认识的第一天起,我绝对不会想到会是这样残酷的结果。”

辛弃疾一口气读到底,一切都明白了!

原来,黎飞卿是茶商军头目黎虎将的女儿!

淳熙年间,茶业迅速发展,茶事十分兴旺,同时,朝廷向农户和茶商征收茶税过重。在淳熙二年夏四月,以赖文政、黎虎将为首的数千名茶商在湖北、江西等地,武装走私茶叶。

朝廷很快派出重兵进行镇压。

淳熙二年,赖文政的队伍在江西江州被朝廷官军一举剿灭,黎虎将带领残部逃入江西抚州、信州一带,继续从事茶叶走私活动。

绍熙三年秋,黎虎将带领二百多兄弟,带着几十车茶叶,从江西运往福建,经过铅山南部分水关,与朝廷官军一战,眼看就要冲过关口,却被福建赶来增援的官军围截住了。

黎虎将非常机警,在混乱中,拉住20岁的女儿黎飞卿乘机逃脱,父女俩藏进了山涧的一个洞里。

二百多茶商军被官军围得水泄不通。

“把你们的匪首黎虎将交出来!否则统统就地正法。”为首的朝廷军官员恶狠狠地说。

“如果交出匪首,就放你们的生路。”官员放缓了口气。

没有人回答。

“嚓!”,一个官兵举起大刀,茶商军的一颗人头滚下地,鲜血四溅。

“说不说!”那官员凶恶的眼神从被围住的茶商军的脸上一个个扫过。

“嚓!”又一颗人头落地。

黎虎将在洞里听得非常真切,全身在颤抖,眼中充满怒火。

少顷,黎虎将下定了决心,对女儿说:“卿卿,我不能让兄弟们为我而死,我要出去救他们。”

“爹,你一出去就没命了!”女儿哭着说。

黎虎将抱住女儿相泣:“卿卿,你好好逃生去吧,记住,要坚强地活着。”

说完,跳出山洞,来到了官军面前,大叫一声:

“我黎虎将来了!不要难为兄弟们。”

“嘿嘿,黎匪头子,算你有种。”那官员看见黎虎将前来投案,干笑二声。

“统统押走!”官员挥挥手。

黎飞卿在洞中哭得泪人一样。

后来,黎飞卿逃到了车盘,把自己的身世隐藏起来,租了一间小屋,开垦了一片茶山,靠焙制红茶过日子。

黎飞卿到处打听父亲的下落,终于得来消息:二百多茶商军被押到福建后,官军言而无信,统统把他们杀了。

黎飞卿一直在苦苦寻找杀父仇人。

与辛弃疾结识后,到了瓢泉山庄,辛弃疾去福建会见陈亮后,黎飞卿在辛弃疾书房帮他整理文书,却偶然发现了辛弃疾任福建提点刑狱时的一份奏折,打开一看,顿时天昏地转!

原来杀父仇人是辛弃疾!是他下令杀害包括她父亲在内的全部茶商军。

黎飞卿发疯一样冲出了瓢泉山庄。

自己深深爱着的英雄,原来是自己的杀父仇人!

自此,黎飞卿一病不起。

黎飞卿在血书的结尾写道:“这些年来,情、仇两字,就象两把锋利的尖刀,深深地刺在我的心口,令我喘不过气,令我的身躯无法动弹。我只有尽早离开这个浑浊的世间,去追寻我的父亲。永别了,幼安。黎飞卿血笔。开禧三年秋。”

读完血书,辛弃疾一阵晕眩,一阵颤抖!挣扎着从墙上拿起伴随了他征战一生的青铜剑,剑指天空:“苍天!你……为何如此待我!为何……叫我国破人亡!”

接着,狂吐三口鲜血,砰然倒下。

一代豪杰与世长辞。

︶ㄣ〆憾叹ㄣ 发表于 2012-8-16 08:04:39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79:}                                                                  
 楼主| 飞动的太阳 发表于 2012-8-16 21:38:48 | 显示全部楼层
︶ㄣ〆憾叹ㄣ 发表于 2012-8-16 08:04

{:soso_e181:}
游四海 发表于 2012-8-17 09:31:39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后令人兴奋,情节入情合理,悬念迭起让你犹如身入其境,感慨良多{:soso_e181:}!
游四海 发表于 2012-8-17 15: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手笔传奇,以青铜剑为结尾处,假如改动“魂断一剑”剑指苍天无眼,也许会更贴近本文。仅仅作为参考?
型-色 发表于 2012-8-30 16: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十多的老头泡二十多的年轻女子是现在的时尚潮流,没想到幼安也会{:soso_e134:}
车盘佬 发表于 2012-9-26 23:5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国破家亡还有心思把妹!{:soso_e119:}
雷子 发表于 2012-10-3 20:35:2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不懂呀?什么文章
风雨彩虹 发表于 2013-7-19 15:45:52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6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铅山社区 - 铅山论坛 创建于2008年9月3日01:25AM,您看到的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铅山社区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内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如涉版权争议、隐私侵犯请点此投诉。

Powered by 334500.COM! Archiver|铅山论坛 ( - 赣ICP备12003650号-1 )

© 2008-2019 YanShan Inc. GMT+8, 2019-1-20 12:42 , Processed in 0.187499 second(s), 1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