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山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2205|回复: 2

[散文] 慢 钟

[复制链接]
麻园村人 发表于 2014-9-8 19:2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慢   钟


        教师节前夕,我用电话给儿时印象最深的几位老师予以问候,这已经是好多年的事了。而每到教师节这天,我还会扳着指头在数,已经有好些年头没给王曼玲老师去电话了,因为他老人家西去远行十多年了。
      王曼玲老师,从字面上看像是位女老师,其实不然。这名字的寓意我看只有他和他的父辈才知晓,因为他父亲王国勳是一位饱读四书五经的老先生,民国时期在上饶、铅山等地是一位响当当的国文先生,我相信他不会为自己的儿子随意取个名字吧。
      不过王曼玲老师这名字还真得可以说是名副其实。他瘦瘦的身材、高高的个子。记得他经常穿一件湛蓝色灯芯绒上衣,可褪了色却让人误认为是灰白色的,在那年代几个补丁也不算怎么碍眼,而这衣服穿在他身上好像从来就不曾换洗过。一副带有沙哑的嗓子永远都吐不出脏话、粗话的王老师,在我的记忆里根本没见过他训骂过学生,更没有听过他在任何公开场合高呼什么政治口号。因为他做人低调,处事沉稳,走起路来都有点像小旦在戏台上走台步,三步定要分成四步走,生怕脚板挨着蚂蚁就会造成重大交通事故似的,若用弱不禁风这词来形容他,我看一点儿也不会过分。
      大家都知道王老师在课堂上没有骂过学生,可我却被他关在办公室里扎扎实实训过一顿。那是在小学四年级一篇作文惹的祸,在文中本想表达的是“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被毛主席抽出来了”,而我这个白字先生却把“抽”写成了“救”字,“一字之差,这可是政治问题啊!……”王老师指着我的鼻梁训导我,那形象差点没把我吃了,尔后又将我的作文本撕得细碎,并拿出一本新本子让我重写作文。那时学校政治空气很浓,学校已有两位同学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天天都要被红卫兵小将拉到学校操场戴高帽游斗:一位是因语录本不慎掉在地上,赶紧捡起来拍拍泥沙,被学校小将们诬陷为对毛主席语录不满,说他拍打毛主席;另一位是因穿了一双红旗牌的解放鞋,在同学面前显摆时有意在地上多蹬了几下,却被造反派说成是把红旗踩在脚下。
      在那凭手掌中老茧上大学的年代里,学生不愿学,老师也不敢教。那时学校也已是连排班的建制了,就连小学一年级的学生也要配制一支红缨枪,教室后面都堆满了红缨枪。我的那支红缨枪还比较显眼,整杆枪都用漆油得红红的,梭镖与枪杆连接处还车了一个葫芦,葫芦下面捆扎着用细麻线染成的黄丝绦,最值得吹嘘是用檀木刨制的,拿在手上比别人的红缨枪就更有分量。课程安排基本上是政治、军体、唱歌、劳动,政治课就是天天学时事、课课读老三篇,弄得今日都年过半百的我还能将《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这几篇文章滚瓜烂熟地背下来。军体课就扛起红缨枪到操场上练练队列、练练刺杀,别看同学们的动作不怎么规范,但念出的口号还是有力度的;有一次,老师溜号时让同学们自己练刺杀,不知怎的有俩位同学用红缨枪打起来了,我作为一名小小的学生干部,当然要去劝架了,结果右手让一位同学用红缨枪砸伤后在家住了一个多月,现如今天气一有变化手就要发损。唱歌课是同学们都喜欢的课目,听说老师是一所大学的音乐教授,叫胡跃华,下放到我们生产队后被请到学校里当老师,他不但要教我们唱语录歌,还隔三岔五地写一些带有地方特色的歌教我们唱,像《湖坊人民学大寨》、《吴家四队学毛选》等旋律还时常会回响在耳边。劳动课老师就是王曼玲了,他主要是带领我们到离学校三里远的沙洲地开荒种菜;有一次,同学们有的扛着锄头或两齿筢,有的俩俩一组抬着一只跟自己差不多高的粪桶,正浩浩荡荡进军劳动基地时,我父亲突然出现在王老师面前;只见王老师指着我们这群学生娃对父亲摇摇头说:“这种教育持续不了多久的!”还与我父亲谈了好一阵子话;这天晚上,父亲捧回了《弟子规》、《三字经》、《昔时贤文》等几本破旧封页的书籍,并要求我要一句一句地读,一段一段地记,一本一本地慢慢消化……
      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前期,学校的课程安排上也恢复了语文、算术等课目。但学生不愿学,老师也不敢教的这种风气还依然存在。王曼玲老师教我们的语文,他可是正儿八经地利用每堂课的四十五分钟。刚开始,同学们上课时听不懂,特别是有一些生字生词都成了学习中的拦路虎,就不要说行文造句了。王老师不厌其烦地教我们学查字典,从字词句下手,每天帮我们解决一点滴学习中的难题,还用“铁棒磨成针” 的故事来鼓励我们,延时拖点事儿自然而然就成了王老师的专利了。这样一来可急死我和我的同村放牛的小伙伴,因为我们每天清晨把牛放到山上要带一担柴回家,傍晚放学到山上接牛还要带一担柴回来;起初小伙伴们看我们班没下课只是推推门做做鬼脸,后来推门做鬼脸后还要齐声叫喊“慢钟、慢钟……”而这“慢钟”算是伙伴们根据王老师的名字和他拖点专利取的一个外号罢了。
      王老师 “慢钟”这外号从此在小伙伴中传开了,而他的心灵里却始终架着这 “慢钟”在教学生涯中慢慢地走动。




陈中医 发表于 2014-9-10 08:3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教师们是辛苦的,难得学生经常记住他们。
 楼主| 麻园村人 发表于 2014-9-10 08:5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陈中医 发表于 2014-9-10 08:32
教师们是辛苦的,难得学生经常记住他们。

值得我等怀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铅山社区 - 铅山论坛 创建于2008年9月3日01:25AM,您看到的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铅山社区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内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如涉版权争议、隐私侵犯请点此投诉。

Powered by 334500.COM! Archiver|铅山论坛 ( - 赣ICP备12003650号-1 )

© 2008-2019 YanShan Inc. GMT+8, 2019-11-18 22:13 , Processed in 0.156250 second(s), 1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