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山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29|回复: 4

[散文] 老倌

[复制链接]
麻园村人 发表于 2015-5-4 16:2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麻园村人 于 2015-5-6 21:36 编辑

老    倌


       老倌这次西行采风,看样子是挺忙的。要不我在上海眼耳鼻喉专科医院做视网膜脱离复位手术,也不曾有他的电话或短信的问候。记得去年我患支气管炎小恙时,隔三差五就能听到他的电话问候声,有时他还要坐班车来看望我。我想这次若不是他出远门,他会不嫌路远而专程来上海探病的。
       老倌是我对他的专用称号,别人不敢这样称呼也不会这样称呼他。即使有人想学着我叫“老倌”二字,也不可能有我叫的那样自然,叫的那样亲切。老倌的大名叫周德华,是邻县第一中学的高级语文老师,工作之余喜欢填词作诗或写写毛笔字,大家都称他为周老师。只有我叫他“老倌”,可他也就喜欢我这样称呼他。
       几年前,一次很普通的饭局上与老倌相识了,在场人有写诗的、画画的、搞书法的……一个个都夸她是邻县的诗人、书法家、大才子,可我当时听了就有点晕,心想这年头人们就喜欢给人戴高帽,哪有那么多这样家和那样家?出于礼貌,也只是与老倌握握手,敬敬酒而了事,管他家不家的。几天后,老倌突然出现在我的办公室,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他便急忙忙地说:“老倌阿,就不认识了?!”,我赶紧接着他的话茬说:“哦,老倌?老倌!坐…坐…坐…”之后,见了这位周德华老师就这么老倌长,老倌短地叫着。
       这以后的几年里,我和老倌交往频繁。今天我请他吃个便餐,过几天他又约我去他家赴宴,反正一星期内至少也要见上一两次面,除交流文学、书法之外,偶尔还要坐在一起学习学习一百三十六号文件。当然他不会去计较输赢得失,更不会像他同龄人那样对孔方兄看得太重;有一次,在他县城娱乐,他袋子已是空空如也了,可他还要硬着头皮请我们吃饭,并偷偷地交待馆店老板不准我们买单。他常说:“钱,就是人们的屁(人民币),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只要是用掉的钱才是你自己的。”就这样,我这位年过半百的人,和这七十多岁的老倌就成了形影难离的忘年交。
       我喜欢老倌的诗词,在他众多诗词中尤其是喜爱他的《咏梅兰竹菊四君子》,那“冲寒斗雪开,幽谷送香来。劲节因虚已,风霜赋玉材”读起来就朗朗上口,还真是让人过目不忘。然而更欢喜他对我的诗作评价,他说“《看一亮雪景照片有感》首句‘雪盖大地竹头低’出语不凡,大气且形象;第二句‘远山近屋裹白衣’此乃一幅雪景图,自然生动;而‘冰凌欲与珠宝比’中的‘欲与’妙极了!比喻贴切;最后一句‘谁家媳妇不知归’却想象丰富奇妙!”他连声说“好诗!好诗!全诗就是一幅自然美妙的雪景图!让人感到诗人热爱大自然不寻常的情怀溢于言表。在朴实自然的字里行间,显现出诗人的思想境界之高,令人叹为观止!读罢,却让人深感诗意回味无穷,老朽感佩不已!”虽说老倌给这首诗的评语有些夸张的成分,但它却增添了我学习写诗的信心。
       我比较欣赏老倌的草书作品,更敬佩他的人格。他那行若如云,直来直去的书法风格,没有半点虚伪做作之意,犹如他的为人,直爽大方。老倌他幼小就喜爱书法,师从陈竟先生,他对陈竟吾先生的书法作品视如珍宝,前几年上饶一书法抄作商以高价要收购他的陈竟吾书法作品,他不管抄作商如何提高价格就是不买,并以“我还没有到靠卖老师作品去换大米的地步”谢绝了这位抄作商。不久,得知我还没有收藏到陈竟吾先生的书法作品后,便忍痛割爱,将自己珍藏多年的陈竟吾书法作品,选出一幅最心爱的草书条幅奉送到我的家中,让我激动的连续几天也没睡好觉。
       老倌在别人面前,经常会说我这个人敬业、会办事、也能办事,特别是对鹅湖文艺社区、鹅湖文学写作班以及《鹅湖文艺》等工作更是赞赏有加。当他闻讯《鹅湖文艺》被评为全国十佳地方文学内刊后,便挥毫泼墨,将自拟称赞《鹅湖文艺》“妙笔生花处文坛有道,奇思结果时艺境无边”的联句写成书法作品,交给装潢店的老板装裱后悬挂在我的办公室。当然,我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老倌对我的鼓励,更是对我工作的鞭策。
       扳起手指数数,与老倌相识也就仅仅是三五年光景。想不到就这次与他分离时间较长一点点,他就要西去远行。无奈视网膜就在这时候脱落了,我真后悔偏偏在这时候到上海去做视网膜脱离复位手术。要不老倌西行而去也可以为他饯行,为他祝福……





陈中医 发表于 2015-5-5 10: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倌,亲切而友好!
夕阳西下 发表于 2015-5-6 14:4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情真挚,语言活泼。好佳作,学习了!
 楼主| 麻园村人 发表于 2015-5-14 16:4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夕阳西下 发表于 2015-5-6 14:45
感情真挚,语言活泼。好佳作,学习了!

      清晨,由于视网膜脱落复位手术后正处于恢复期,我只好坐在沙发上听电视新闻。不久,老倌就来到我的梦里,他身穿藏蓝色的休闲上装,头戴一顶帽子,尾随吕锡炎紧跟我在乡间小道上行走。我意识中晓得老倌有病便问:“老倌,您能进馆店吃点东西吗?”老倌说:“行!”我说:“那好,我请客!”吕锡炎说:“您请呐?”我便责怪吕说“老倌来了,我不请还是您请?!”吕锡炎说:“我请就我请,反正三个人有一百块钱也就足够了,”我说“乐子,还是我来请,刚才那是跟您开玩笑的。”随后,我和乐子想走一条田埂近路去馆店,老倌便在后面折钩子树枝递给我们扫蜘蛛网、赶露水……
 楼主| 麻园村人 发表于 2015-5-14 16:4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陈中医 发表于 2015-5-5 10:17
老倌,亲切而友好!

是这样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铅山社区 - 铅山论坛 创建于2008年9月3日01:25AM,您看到的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铅山社区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内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如涉版权争议、隐私侵犯请点此投诉。

Powered by 334500.COM! Archiver|铅山论坛 ( - 赣ICP备12003650号-1 )

© 2008-2019 YanShan Inc. GMT+8, 2019-11-18 22:15 , Processed in 0.125000 second(s), 1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