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山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84|回复: 2

[散文] 我陪彭老上仙山

[复制链接]
麻园村人 发表于 2015-11-12 07:2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麻园村人 于 2015-11-12 07:27 编辑

我陪彭老上仙山

姚增华

      有好几年没上葛仙山了。不是我不愿意,也没有受别人干涉,更不是因为自己上过多次而不再想上。而是在几年前初冬冰冻寒冷的一天,陪同著名作家彭荆风上山,因路滑右脚膝盖韧带受损至今尚未康复。要不,这次“葛仙山情缘”采风创作活动,怎能止步洗脚坑让我望山兴叹。
      要陪彭老这样重量级的文人爬葛仙山,的确要拎起三根头毛,半点也马虎不得。之前,我在网上查看了近期的天气预报,又打电话询问了葛仙山脚下的老百姓,都说天气不错,上山不碍事;就在这天出发时,县城的天气还异常的好,心想彭老真有福气,我等都得沾他老人家的光了。这天,彭老身着红色的羽绒袄,下身穿着绿色的军裤,肩上还挎着一个军用包,一双军用解放鞋穿在他脚上显得格外轻巧,要不是他满头的银丝告诉我们,谁也不敢相信他已是年过八旬的老人。车辆行至洗脚坑,我们下车正行走在上七下八总共一十五里的游步道上,谁知天空突然聚集一大片一大片乌云,压在头顶让人差点透不过气来,多数陪同人员都在劝说彭老改日上山。我看彭老没有打道回府之意,便正儿八经的调侃说:“葛仙翁是天机内相,今年恰巧由他分管气象工作,像彭老这样诚心诚意上山拜佛,我相信葛仙翁一定会安排好天气的……”彭老听完我的话语补充说,这是仙翁在考验他的诚意和意志,这时就更不能打退堂鼓了。
      大家都拗不过彭老,便一个个跟前随后拾级而上,而我却没有更多的心思去观赏山景,我的主要精力应放在彭老的鞍前马后上。一路上,彭老有说有笑,和我们谈阅读、谈创作、谈养生,他说自己已是耄耋之人了,可身子骨还挺硬朗的,平日里除了阅读和写作外,还留有一定的时间用在户外锻炼,特别是隔日几千米的游泳都已坚持几十年了,叫我们别当心他上葛仙山的事。他还说,他们军区干休所医务室的门是朝东还是朝西的他一直也不知晓,不像有些比他还年轻的“老同志”天天往医务室跑;他还风趣地对我们说,看医用药捡便宜的事儿就让别人占去吧,这点风度自己还是应该有的。
      陪彭老爬山,我一点也不觉得累。“行走不观景,观景不行走”彭老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走走停停,不时还在挎包里掏出笔和小本本来记记,他说,再好的记性,还不如他那烂笔头。他常对我们鹅湖派的弟子说,要学写东西就得从“勤记、熟读、多写”这六字开始,他从文六十多年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谈笑间,我们不知不觉行走了三五里山路。这时山风显得更加热情了,呼呼不停地亲吻着我们的脸蛋,像似剃头师傅的刀在不停地乱刮我们手脸,弄得脸上手上发烧发辣;细细的冻雨也悄然地加入了我们的队伍,决意陪伴我们上山礼拜;漫山遍野的花草树木,不知一下从哪里弄来了这么多晶莹剔透的北国礼服穿戴,一个个低着头、躬着腰夹道欢迎我们前行。这种礼俗弄得我们有点无所适从,人人脚底似乎抹了油一样一点也不听从使唤,走起路来已经不像刚开始那样平稳踏实,而我却心底里在祈盼葛仙翁能保佑彭老平平安安上山下山。
      到达娘殿,伙伴们在香火店门前,也顾及不了平日的文雅,坐得坐、躺得躺,各自选择适应自己的休息方式,尽可能释放途中的疲劳。只有彭老他顾不上一路的劳顿,立马进殿顶礼膜拜。之后,彭老坐在大家一起说,东汉末年的葛玄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他从千里之外的江苏句容,来到铅山县的云岗山一边修道,一边采集草药为百姓治病,最后得道羽化成仙;其母千里迢迢,寻子到这座山的山腰仙逝,后人在山顶葛玄炼丹修道处建造了大葛仙殿,并在这山腰间修建了这座娘殿,后来老百姓仰望葛玄人品称其为葛仙翁,还将云岗山也改称为葛仙山。
      稍坐片刻,彭老急着要赶路上山,大家通过多种方式想劝说他就此下山;我对彭老说,彭老您已诚心诚意上山朝拜了娘娘,如此恶劣的天气不去山顶朝拜,想必葛仙翁也会谅解我们的;彭老固执己见地说,姚主席这下就不要怪我批评你了,干什么事哪有一帆风顺的,爬山是这样,搞创作也是这样,不历经磨难哪里会有成果;冻雨,路滑……这是葛仙翁对我们意志的考验,也是我们采集创作素材的好机会,这两全其美的事又何乐不为呢,这时彭老拔腿就要往山上赶。我实在没有其他可选择的办法,只好用电话求助于时任葛仙山管委会书记杨经才,杨书记答应的爽快,安排工作的也够火速,几分钟后两名体格健壮的小伙子拿着木棍和一大把稻草追赶上来,他俩说是娘殿香火店的伙计,授杨书记之意特来陪同彭老上山,并交给我们每人一根木棍,同时还让大家用稻草捆扎鞋子,他俩便一左一右护送彭老前行。
      冻雨越来越密了,游步道上的冰也越结越厚了,寒风也更加亲热了……对此,彭老到不以为然,他一边走,一边为我们讲解深入西南大雪山采访剿匪英雄的故事。
      在接官亭观摩了陈立夫先生书写的“葛仙山”,我们又艰难地上了几十个台阶才来到葛仙祠,这时已经是午饭后近两个小时了。我没有更多的精力去欣赏殿前的“三清古道千秋业,四要玄机万世师”这幅楹联,而是直奔大殿作了简单的行拜之礼,急匆匆去了饭堂安排斋饭。待彭老朝拜致礼并访问道长后,我们才好端起饭碗解决温饱问题,饭堂给我们上了香菇、木耳、白菜、油豆腐等八九盘斋菜,用餐时只能看见大家都在很自觉地夹菜、扒饭,好像这时饭桌上只能有碗筷二重唱一样,根本就没有机会能听到伙伴们的说笑声。饭毕,我给彭老说也是给大家打招呼,现在离断阳光还有三个多小时,我们在山上最多只能逗留个把时辰,要不天黑之前就到不了洗脚坑停车场。我们总不能摸黑下山吧,要知道上山容易下山难啊!
      大家听懂了我的话语之意,各自分头去朝拜、点香、访问、求签、观景……约好一个时辰后在葛仙殿门前集合下山。彭老放弃观赏七星井、试剑石、舍身崖、龙舌池、仙人脚印等与葛仙翁有关的景点,又省略了对老君殿、观音殿、三官殿、灵官殿、地母殿等殿真神的朝拜,而是选择了百步岭脚的玉皇殿。
      我跟随彭老来到玉皇殿,跨进了上方悬挂着“玉皇大帝”黑底金字的殿门,对着正堂 “金阙云宫”四个描金大字下面玉皇大帝的神像行了跪拜礼后,又一一朝拜了左侧的葛孝先、萨守坚和右侧的张道陵、许旌阳等四位真君,就连玉帝神像前的左右金童玉女也没落下鞠躬之礼。我和彭老在玉皇殿足足呆了半个时辰,好像有一股山风一直在追随着我们,还不断地在我们头顶上空盘旋,像在领着我们给各位神像行礼似的。我们走出大殿,这股山风也跟随吹了出来,似乎还绕着殿前的铁香炉打转转;彭老的视线转移到铁香炉,并来到这铸铁香炉边前看看、后看看,围着铁香炉转了一圈又一圈,然后蹬下来,双眼紧紧盯着这铁香炉的置办年代,像是在祈盼着铁香炉给自己数说点什么……
      在下山的路上,彭老与我们谈家事聊家史,说他父亲彭复苏也算是位传奇人物:早年考入李烈钧在南昌创办的陆军小学学习,后来又随李烈钧参加了辛亥革命和反袁讨袁运动,留学日本期间加入了同盟会,回国后任北京民国大学文科教授;再后来经李烈钧等人力荐回江西泰和、鄱阳、铅山等地担任县长,在他任铅山县长两年半时间,处事公正、生活节俭,赢得了“亲家彭复苏”的赞誉;然而由于他和同僚的政见不同而辞去了县长之职,同时还婉言谢绝了蒋经国邀其赴南京谋差的好意,却选择了登上葛仙山一心向佛,潜心钻研诗文,他耗尽余生的精力创作了近百首脍炙人口的“葛仙山杂咏”,并独自一人编纂了第一部《葛仙山志》,待石刻付印后,铅山全境得以解放,逐将书稿和尚未装订的印页藏于玉皇殿,后因玉皇殿遭受火灾,书稿及印页一同被焚。
      下山的路是越来越难走了,陪同八十多岁的老人下山就更难了。我想是不是彭老仙逝的父亲,已化作那股山风引领我们在玉皇殿朝拜后,让古老的铁香炉给彭老转化过下山秘诀,要不彭老行走在这冰冻的路上,怎能迈得如此乔健平稳的步伐。


雪人 发表于 2015-11-21 09: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79:}写的好,身为铅山人,我都还没去过葛仙山呢,惭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铅山社区 - 铅山论坛 创建于2008年9月3日01:25AM,您看到的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铅山社区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内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如涉版权争议、隐私侵犯请点此投诉。

Powered by 334500.COM! Archiver|铅山论坛 ( - 赣ICP备12003650号-1 )

© 2008-2019 YanShan Inc. GMT+8, 2019-11-18 22:17 , Processed in 0.156250 second(s), 13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