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山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57|回复: 0

[散文] 烧旺火

[复制链接]
麻园村人 发表于 2016-2-21 20: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几天前下的雪还没有完全融化,背阴处、瓦沟里的积雪还稳稳当当地躺在那儿等伴,大人们说这雪要等伴过年了。这天,雪子像是接到积雪邀请函一样,赶趟儿似的下个不停,落在瓦上、地上、树叶上沙沙作响。身穿单衣单裤的我在寒风的侵蚀下好像没穿衣裤一般,那穿着草鞋的十个脚指头已被冻得红肿,而我们堂兄堂弟四人任凭风吹雪打,肩挑装有柴刀、斧头、尖锄的粪箕,一个劲地往几里外的山上赶。
南方丘陵小山包上,与往常没有什么不一样,除了低洼处、草丛旁一蓬一蓬的积雪,像是天上的白云飞累了、困了而躺在地上休息以外,只有我们四个生龙活虎的年轻弟兄在山上挖柴蔸。
上山挖蔸脑首先就得考虑这树蔸好烧不好烧,耐不耐烧,因为这是年夜饭后烧旺火用的主要燃料。再者就要看看这树蔸脑的树名吉利不吉利,比如苦珠树、茶籽树等显然是不能挖回来的,苦珠树就凭这一个“苦”字也不能挖回来烧,大家都怕粘着这“苦”字会烧出一年的“苦运”来;而茶籽树在老家又称之为“善籽树”,谐音为“生子树”,要是谁家敢把这“生子树”蔸都挖回来烧旺火,那他家又怎能去旺子旺孙呢。我们弟兄几人上山之前,大人们交待过要多挖枫树、柇树蔸脑,意味着来年家运风风火火,一团和气。
不过,枫树与柇树都属直根系树木,要挖这种蔸脑难度特别大,一般的情况下要挖地一米多深后,看它的根系有没有分支,若还是唯一的定脚根往下伸的话,我们也不会把精力耗在这一棵蔸脑上,只有采用吃料的尖锄直接斩断了事。这天,我的运气特好,在山坞里陡坡处碰见了一棵大的枫树蔸,我在树蔸的外侧稍稍地掀了几尖锄土,然后用斧头对着根部砍了十几斧,接着就利用杠杆原理,将尖锄掘在枫树蔸的内侧,左手握着并紧逼尖锄柄,右手将枫树蔸往外扳,做到双手同时用力,这一枫树蔸不需多长时间很快就成了我的俘虏了。
我用尖锄清了清枫树蔸上的黄土,可我怎么也搬不动这座枫树大蔸脑。这时只有叫大哥、二哥、小弟一起下到山坞里来,同时还有点兴奋地直呼着公社主任的名字。他们听见我叫主任的名字,以为是公社主任上山来禁止挖蔸脑了,一个个不敢下来而躲在茅草丛里看究竟。候了好长时间也没见着公社、大队干部的踪影,便一个个跑过来问我为何多次叫唤公社主任的名字,我指着大枫树蔸脑说,这个蔸脑大不大,我知道且见过大官也只有公社主任了。后来我们弟兄四人花了好多时间,费了很多精力才把这座大树蔸抬到放粪箕的地方,再后来我们又把各自所挖的蔸脑集中起来,并按蔸脑的大小来对应当时公社主任、副主任,大队长、民兵营长、妇女主任以及生产队长的名字,我那大枫树蔸脑的名字当然也就是公社主任某某某了。心想,这些头头脑脑随同大大小小的蔸脑在大旺火的烈焰中将灰飞烟灭,那就真的大快人心啦。
我父亲有五兄弟,老大住在外面,老二、老三、老四、老小都挤在爷爷奶奶留下来的四榀两趴间的老房子里,大厅常年摆放着四张八仙桌,天天吃饭就像在馆店里的大包厢一样,开饭前都得先互相尝尝各自菜肴的味道,真的是热闹极了。母亲妯娌之间有时也会有碰碰磕磕的小摩擦,不过,经过妯娌们之间的相互劝解调停或由老奶奶分别找人谈话,过个一两天这些过家家的锁事也就没有踪影了。
逢年过节就不一样了,尤其是过年,四家人的菜肴要放在一起弄,四兄弟还得把老大一家五口人邀请过来到厅堂里一起吃一餐年夜饭,并由老大他来主持一下请年盆等祭祀活动。年夜饭过后,各家的女主人等负责清洗锅碗瓢盆、打扫卫生、烧水洗澡、浆洗衣裤;男同胞们却要剪灯花、加灯油,凡是房屋的角角落落处都要亮灯,就连厕所、猪栏也不得落下;而菜园里、自留地也要抱上一把稻草去烧一烧,让土地公也得旺一旺。做完这些杂七杂八的事儿,就集中精力筹备发旺火了。没等大伯发号施令,我迫不及待地大声一吼,兄弟们,把公社主任某某某抬进来,弟兄几人有板有眼地把那大枫树蔸抬了进来,大伯及父辈们都没人听明白我的话意,我又大声接着说,某主任啊!你也会有今天哪!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这时,大伯急不可耐地责令父亲要我跪着向毛主席低头认罪,还指着我的鼻梁大声骂道,这还得了,这么小小年纪就敢谩骂公社领导,长大了以后还不要反天哪。我端一正二对着毛主席像跪着,可不管怎样也叫不到我认错。
大伯读过几年私塾,在地方上也算得上是一位有文化的人,办事十分谨慎,不管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摆在他面前,他都得忍、忍、忍…或是让、让、让…这是他做人的准则,也许是他的阅历再加之我们家上中农这成分也高了一点的缘故吧。两个多月前,父亲就因农闲时做了点竹木小生意,公社某主任认为父亲是投机倒把分子,就因这点小生意而被关在生产大队整整五十一天,还扬言说要我家能值五元钱以上的东西统统搬到公社去,要么就不放人,并说这就是割资本主义的尾巴;起初,大伯怕父亲因此而判刑会影响子女,动员母亲把家里的层厨、花板床、写字台、闹钟、手表以及准备做房子用的木料都搬进了公社大院,可还是不见他放人,公社某主任说我父亲不老实,还需好好反省继续改造,我母亲一头的雾水怎么也摸不着头脑,母亲说我家能值五元钱的东西都已搬到公社去了,怎么他就还不放人呢?对于这事我的确是也插不上手;当时,学校师生都在议论邓小平已经回到国务院工作了,正在平反冤假错案。这时,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把父亲被关进公社的一案写成申诉书直接寄给了邓小平,过了不久,便收到了国务院南天门办事处的回信,说我父亲的案子会没事的;一直以来,睡不好吃不香的母亲琢磨着,他们是不是惦记着父亲穿了好多年的那件旧羊皮大衣,待母亲把羊皮大衣送到公社大院的那一天,公社某主任一改往日的常态,笑盈盈对母亲说,这就对了,要是这件大衣早送来不就早没事了,不过今天这件大衣送不送来已经无关紧要了,你老公下午就可回家过年了;之后,我才知道公社某主任已经接到了国务院转给省地县,最后到公社的复函了,可母亲依然还在埋怨自己没有早点送羊皮大衣……
这发旺火首先要把大蔸脑放在大厅中间的外围,里面放些茅草柴,把小小的蔸脑放在茅草柴上面,同时在小蔸脑的空隙间插放一些毛竹片,再在小蔸脑上堆放一些稍大一点的蔸脑,然后由主持人引领大伙祭祖、祈福、放鞭炮…我老老实实地跪在厅堂前苦思冥想,这发旺火前的准备工作也就没资格参与了。旺火已经烧起来,家里二十多个人紧紧围着旺火的四周烤火,相互祝愿后长辈们开始给小辈们拿压岁钱,有五分的、有一角的、还有贰角的不等,大人们也没忘记给我红包,不过就是送红包时他们人人都要让我认个错就没事了,我可把他们的话全都当成了耳边风,可以说一句话也没听进去;后来还是细叔会做思想工作,他说,嘴巴上讲讲认个错不就行了,何必一个人跪在这里受苦,在他的牵扶下让我到大伯面前认了错,很快我就恢复了自由。最后大伯在各家人都到齐时,他指出了谩骂公社主要干部的错误,并一再强调这事切莫传言出去,不管是谁家大小把这事传出去的话,定当以家法论处。
谩骂干部的风波已经平息,家家都捧出了装有冻米糕、笑水糖、红薯片以及糯米粿皮和粳米粿皮等糕点的果盘来。我们和大人们一起烤旺火、尝糕点、叙过去、谈来年,不时大人们还会到各自的管辖区域内剪剪蜡烛花,或给灯盏拨拨灯芯添添油,大人们说烤旺火守岁时千万不可忘记这一点,还给我们讲了好多因过年点灯照岁而油灯失火的故事。子时快到了,大伯领着他的家人和大家说了些祝福的道别语走了。随后,院子里又响起了时间持续不长的爆竹声,说这关门时的爆竹可长可短,而开门时的爆竹就得长一些,也得讲究一些,若是开门纳福接运时的爆竹出现了点不着或是时断时响的现象,那这一年你的心里就会像藏着一条毛毛虫一样,让你从年头到年尾也不会有一天安宁。随着时间慢慢地推移,部分熬不住的人吃了算是夜宵的灯盏粿就离开旺火上床睡觉去了,还有部分硬撑的人也已东倒西歪地快要进入梦乡,大人们让回床休息他们还会说不困,直到大人们抱着他们进房间才依依不舍地离开。这时,在剩下的人员中挑选了包括我在内几位耐熬的人坚持烤火、唠嗑、查灯……并再三叮嘱要注意火灾,可那时不比现在,有牌玩、有电视看这岁就好守多了。
烧旺火的传统习俗,现在老家已快销声匿迹了。但家家户户做冻米糕、磨豆腐、煎米糖、杀年猪、请年盆、串亲友、看花灯还在传承,我觉得烧旺火是老家过年最有年味的一件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铅山社区 - 铅山论坛 创建于2008年9月3日01:25AM,您看到的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铅山社区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内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如涉版权争议、隐私侵犯请点此投诉。

Powered by 334500.COM! Archiver|铅山论坛 ( - 赣ICP备12003650号-1 )

© 2008-2019 YanShan Inc. GMT+8, 2019-11-18 22:17 , Processed in 0.140625 second(s), 13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